木易

揪住了你的尾巴!:

继续公开。
·文字出处《非礼勿视》——《冰山上的来客》by. @不愧是烟 
·配图by.俺 


(漫画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有两格的瞎我至今还非常喜欢呢~

好可愛的貓

鸢米:

韩文清的夏威夷果

黄暴的东西统一tag吧简直被屏蔽到生活无法自理

如果你只是想看猫的话注意喔不要点鏈結

chiyo:

猎人和吸血鬼 pt2. may ooc. 小心点 (*´∀`*) 

暮兮:

如果能出生肖吧唧…就用天天做特典


发完文件忘了存…关掉了…懵逼………

哒哒❀:

第一次磨一张画那么长时间,还不知道能不能画完

懒懒壳懒懒:

不绿怎么说明是微草人【我可能对整队微草都有些误解

诫临:

改了一下,上将和指挥官,嘛,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两个的强强设定,因为我觉得亮亮真的是很强势的嘛……
这段时间争取画点东西,不知道以后半年有没有时间画画了_(:з)∠)_亮亮的脖颈透视有问题,但是不想改了图层也合并了,就这样吧也不想画下去了
不要脸占个tag

成繭(037~039)

未負瀟湘夜雨聲:

*一葉之秋/秋木蘇(千機傘)×夜雨聲煩

*君莫笑×流木



037

一葉之秋在門外就聽見夜雨聲煩與流木的聲音,幾乎是破門而入。夜雨聲煩的臉色已經好了不少,至少是終於有些血色了。他只覺得自己的情緒異常激動,無視流木上前兩步直接抱住了倚在床頭的夜雨聲煩,手臂收緊到連他自己都覺得痛。

流木目瞪口呆,愣愣地被索克薩爾帶了出去。

夜雨聲煩幾乎喘不過氣來,卻忍著沒有推開一葉之秋,只等他自己放了手,語無倫次地發問:「夜雨聲煩,你到底怎麼了?你一定知道自己會這樣的原因,我看王不留行也知道,對不對?你可是劍聖啊,堂堂劍聖這麼虛弱地躺在這裡算什麼啊!」

一葉之秋的情緒很少這麼激烈。夜雨聲煩卻只是搖搖頭,忽然說:「你知道秋木蘇當年為什麼會死嗎?」


038

索克薩爾把流木拉進自己房裡,又謹慎地在房間外布下了詛咒。流木因為夜雨聲煩的身體轉好以及君莫笑的安慰已經重拾了平日的陽光,看索克薩爾臉色凝重,還主動活躍氣氛,雙手抱胸道:「索克薩爾,雖然當初是你給了我一條命,但是我可不會為此獻身的啊。」

其實具體情況流木也不是很明白,只是在他有記憶開始,視線中的第一張臉就是索克薩爾。和現在的五官樣貌分別並不很大,只是臉色有些蒼白。他懵懂地看著索克薩爾,對方卻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你好,流木,我是索克薩爾,賦予你生命的人。」

可眼前的索克薩爾不再那麼溫柔了,他的臉色前所未有的難看,聲音冰冷得幾乎有些刻意了:「不,到了你該獻身的時候了。」


039

「我是從索克薩爾口中聽說千機傘的。」

夜雨聲煩不太適合講故事。他明明很容易用心,卻總把所有的事情都當成別人的事情來講述,所有的跌宕起伏都被他說成了雲淡風輕。

「其實我有很多事都是從索克薩爾口中聽說的。」夜雨聲煩說著恍惚了一下,然後似有若無地提了提嘴角,「當時你有卻邪,我有冰雨,秋木蘇卻沒有一樣趁手的武器。我本想給他找一把槍,索克薩爾卻告訴我,有一樣神兵,名為千機,很適合秋木蘇。」

一葉之秋看了夜雨聲煩一眼,沒有說話。

「說真的,那個時候我做了很多傻事。」夜雨聲煩低下頭看著自己絞在一起的雙手手指,語調依然輕描淡寫,「我瞞著你們獨自去找千機,但是神兵是有神獸相護的,我一時不敵,差點被千機的神獸殺了。」

「我明白了。」一葉之秋已經猜到了結局。他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那時的秋木蘇能夠敏銳地感覺到夜雨聲煩的不對勁並暗暗跟蹤保護他,而他甚至時隔這麼久才知道一個的真相。

無論是從追求者的角度,還是從好朋友的角度來看,他都是不合格的。



TBC

今天的高數加油୧(๑•̀⌄•́๑)૭